起初不經世的你 和少年不經事的我

假如我要学着影视作品给故人写一封信,那我也会对仗工整地先写下亲爱的。

亲爱的远方:

        南城这几天,下了第二场雨,天上早就没有太阳的影子。我在南城待了快五年,知道待到第三场雨来临,南城也就入冬了。

       这几天我的身体又变得困倦,这段时间看了一些校园的影视剧,后知后觉我已经错过了本应当青春洋溢的校园生活。我边看边想,如果世界上所有的事情再简单一点,那我一定会选择重新经历一段青春洋溢的校园时光,哪怕一辈子就平平淡淡地过去也没有关系。

 ...

我在地铁上看我的新美甲,白炽灯显得它蓝得像加了氟的泳池。
可是在阳光下不是这样,我的美甲比不上一年级的水彩笔,也许别人还会认为我装嫩,或者脑子有问题。
它不是不好,只是单纯的不适合我,如果要让它显现出它在我眼中的样子,我要买听可乐,抓着它拍个照,还要花十分钟放个足够满意的滤镜。

原来忙起来也会让人难过。

在世界上我真正在意的。
一个是我喜欢的无论如何也追不上;
一个是我看不起的人有超越我的趋势。
除此之外,必要人际关系、情绪发泄地、能够利用的人、可以看好的人,诸如此类。我活在社会规律里,但又不想活在这样的规律里。
高中时跟我父母吵架时,他们喜欢指着我,骂我是白眼狼。我只当他们愚昧,因为我反驳了他们,违背了所谓孝道伦理,便找个蹩脚的称号侮辱我。
等我察觉到自己确实是个冷血动物,是因为在现实人际交往中,我没有遇到过任何一个心里真正想与之打交道的人。无论是跟我说“我是你的好朋友的”,或者是“我觉得你人很好”的。我心里一面觉得与对方无话可说,一面又忍不住谦虚地与他交流,以便更好的把握对方的个性。
在这样的条件下,...

先给世界创造价值,再死掉。

©衛嫻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