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初不經世的你 和少年不經事的我

你看到一些文字。

纪伯伦说:“我愿为追求理想而死,不愿百无聊赖而生。我希望在自己内心深处,有一种对爱与美如饥似渴的追求。”

我一生得过且过,才深爱有人赴汤蹈火,爱得热烈,燃烧自己,燃烧整片狂野。

我永远为他扯动我的五感,我的爱欲,我在某一刻最跳动的心。

因我一生无法为所谓挚爱奉献一切,我的精神不过是一池波澜,我所热爱你的熔岩。

你可以轻而易举的毁灭我,我却翻腾不出一滴水花。

所有人都爱你,谁能成为你?

我发现了一个事实,令我难过透顶。


就像是梦想着当芭蕾舞演员的舞者痛失双腿,我开始苟延残喘。想着有一天自掘双目,割掉耳朵,我不听不看,我不感知世间一切会牵扯到我情绪的事情。

中国人信奉宗教时,总是很狡猾。可以是道教的无为而治,可以是儒家的礼仪仁信。我虽然作为一个无神论者,但是我又同时相信着佛教所讲究的前世今生,轮回往生。我愿意成为自己失败的一世,往生投胎,我喝了孟婆汤变成全新的自己。


否则,人如果没有轮回,我在世上真的无所寄托。

我觉得我真的集合了所有人类的缺点在身上。

易怒,善妒,肤浅,自傲,自卑,悲观,虚荣,痛苦。

我是来自地狱的妒火,抱着随时伤害别人的心活着。

©衛嫻 | Powered by LOFTER